經濟全球化大勢不可逆轉

2020年10月26日 09:42:32
來源: 《前線》 作者: 李志軍 李琦

  [摘要]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這場變局更為波譎云詭。全球化還是逆全球化、開放還是封閉、合作還是對抗、互利共贏還是零和博弈,是一個關乎各國共同利益、關乎人類前途命運的重大課題。經濟全球化趨勢不可逆轉,互利共 贏才能路越走越寬。新冠肺炎疫情是人類的災難,也為世界各國反思全球化、優化全球化提供了契機。消解經濟全球化負面效應,引導新一輪全球化走向,需要在增強戰略定力的基礎上積極進取、主動作為。

  [關鍵詞] 百年大變局;全球化;逆全球化;新冠肺炎疫情

  [中圖分類號] F114.41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0529-1445(2020)09-0017-04

  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這場變局更為波譎云詭。面對突如其來的風險挑戰,人類又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選擇全球化還是逆全球化、開放還是封閉、合作還是對抗、互利共贏還是零和博弈,是一個關乎各國共同利益、關乎人類前途命運的重大課題。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古往今來,人類從閉塞走向開放、從隔絕走向融合是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我們要以更大的開放擁抱發展機遇,以更好的合作謀求互利共贏,引導經濟全球化朝正確方向發展?!?歷史車輪滾滾向前,時代潮流浩浩蕩蕩。只有透過變亂交織的表象,牢牢把握世界發展的本質和規律,才能挺立潮頭、把握未來,創造人類更加美好的明天。

  逆全球化不符合歷史發展大趨勢

  全球化以世界范圍內的國際分工為基礎,是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客觀要求和科技進步的必然結果。早在19世紀中葉,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就極富洞察力地提出,“我們的時代”的顯著特征和基本標志是“歷史向世界歷史轉變”。由于開拓了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過去那種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給自足和閉關自守狀態,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相互往來和各方面的相互依賴所代替了;物質的生產如此,精神的生產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產品成了公共的財產,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為不可能。歷史和現實日益證明了這些預言的科學價值。生產全球化促進了貿易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人類經濟活動超越國家、民族的界限逐步融為一體,人類交往的世界性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深入、更廣泛,各國相互聯系和彼此依存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頻繁、更緊密。全球化促進商品和資本流動、科技和文明進步,極大地推動了世界財富的增長和民眾生活水平的提升。

  歷史的發展從來都不是一條直線,世界總是在曲折中前進。一段時間以來,歐美一些原本積極推動經濟全球化的國家出現了逆全球化思潮,反傾銷、反補貼、反移民等形形色色的保護主義不絕于耳,各種排外主張甚囂塵上。在此背景下,逆全球化等人為推動和肢解經濟全球化的言行愈演愈烈。原因主要在于:一是曾經的全球化引領者出于維護霸權的考量,以逆全球化而動的經濟代價作為要挾對手的籌碼,逆全球化被用作霸權主義的工具。二是一些國家的政黨以政治訴求綁架經濟發展,利用全球化進程中的某些政策失誤來打擊政敵,逆全球化被用作國內政治紛爭的工具。三是全球化不僅帶來了先發國家與后發國家之間的貧富分化,也帶來了發達國家內部的貧富分化,逆全球化被發達國家中平民群體用作表達重建利益格局訴求的手段。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使經濟全球化與民族國家的矛盾、全球化秩序與個體利益的矛盾、全球化治理與既得利益的矛盾更加突出,政治權威、民粹主義、單邊主義崛起,逆全球化思潮前所未有地沖擊著世界秩序。

  全球化不是人為造出來的,也不會因某些人、某些國家的意志而逆轉。必須看到,困擾西方發達國家的內部債務危機加重、貧富差距加大、社會矛盾加劇等問題并不是全球化造成的,把這些問題簡單歸咎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實,也無助于問題解決。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在一定時期內對經濟社會造成較大沖擊,但全球化基礎猶在、動力不減。從資源配置看,以自然資源差異為基礎的傳統的國際分工,日益讓位于以現代新科技、新工藝為基礎的新型國際分工,國際分工更加精細和復雜;從科技進步看,以新一代通信技術、人工智能、大數據、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數字經濟正蓬勃發展,與之相關的產業變革離不開經濟全球化;從經濟增長看,國際貿易、國際投資和跨國勞動力的增長仍然是世界經濟持續增長的基本動力。當生產要素和產品在全球自由流動,任何國家和民族都可以憑借自己的比較優勢,通過國際分工和世界貿易獲利,因此全人類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經濟全球化的不竭動力。

  互利共贏是世界經濟發展的潮流

  一個國家要發展繁榮,必須把握和順應世界潮流。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世界的潮流只有一個,那就是和平、發展、合作、共贏?!壁A者通吃、零和博弈不是人類發展之路,包容普惠、互利共贏才是越走越寬的人間正道。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證明,面對全球性挑戰,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獨立應對、獨善其身。在多邊框架下加強團結、協調、合作,是國際社會攜手應對疫情挑戰的唯一正解,也是人類應對全球經濟挑戰的唯一正解。

  在人類命運面臨嚴峻挑戰的關鍵時刻,我國用了兩個多月時間便將新冠肺炎疫情置于控制之下,但同時,我國第一季度產能不足,汽車、通信設備、電子、機械等幾個行業減產明顯,這對歐、美、日三大經濟體形成強烈沖擊。隨著這些發達國家相繼陷入嚴重疫情,中國出口的訂單大量減少,進而影響其他配套企業,經濟復蘇同樣受到嚴重影響。由此可見,新冠肺炎疫情將各國人民的前途命運越來越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從防控阻擊疫情到防止境外疫情輸入,再到恢復經濟社會活力,都離不開緊密有效的全球合作。相反,在全球最需要深度合作的情況下,西方國家一些政客卻大肆鼓吹中美脫鉤、中西脫鉤,這其中有對經濟高度依賴我國的憂慮,有對我國體制優勢的憂慮,有對全球地位被其他國家取代的憂慮,但實質是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的極端表現。

  中美建交40多年來,中國經濟實現了年均約9%的增長,美國經濟總量擴大了近3倍,中美經貿合作形成的巨大外溢效應帶動了全球和亞太地區的經濟發展。中美脫鉤這種違背經濟規律、國際規則和公平秩序的言行,既不能有效解決西方國家國內所面臨的實際問題,也無助于解決全人類所面臨的共同問題。隨著全球化的深入發展,貿易與投資相互交織,生產要素大規??缇沉鲃?,形成了環環相扣、不可分割的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從國際貿易層面看,中美乃至全球的商品進出口貿易都是按市場規則優化配置的,人為脫鉤必然會增加企業成本,給生產者帶來損失;關稅增加、中間品價格上升、產業體系重建帶來的銷售成本增加,必然使消費者蒙受損失。從國際分工層面看,分工的背后是人力資本和要素的深度組合,是龐大復雜的產業配套和體系化的生產能力,是幾十年逐步積累形成的。中美在國際分工中均占據重要位置,一方如果強行脫離這一體系,既傷害他人,也傷及自身。重建國際分工體系,需要付出高昂的企業遷移成本、人員培訓成本、產業鏈再造成本,同時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這種違背市場規律的行為必將引發高成本、低效率的后果,必將使得原本陷入衰退的世界經濟雪上加霜。

  面對動蕩不定的世界,只有堅持團結協作,才能實現共贏、多贏。18世紀,英國對北美實行貿易保護政策,直接刺激和推動了美國獨立,英國不但失去了北美大市場,還培養了一個取代自己世界地位的經濟大國。20世紀30年代,美國出臺《斯穆特—霍利法案》,對他國進口加征高關稅,引發全球貿易戰,不但加劇了全球經濟蕭條,美國也未能獨善其身。20世紀上半葉,世界伴隨戰爭、革命、崩潰、蕭條、以鄰為壑,人類整體上都經歷了不堪回首的壞日子;20世紀下半葉,世界的主旋律是和平、增長、繁榮、改革、開放、全球化、合作共贏,人類整體上都過上了欣欣向榮的好日子。在全球化進程中成立的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機構,為人類大規模協作樹立了豐碑,給世界帶來了長久的和平與繁榮。明鏡可以察形,鑒古可以知今。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經濟震蕩,以負責任的態度加強合作,不僅是符合中美利益的唯一選擇,也是世界人民的共同期盼。

  做經濟全球化的示范引領者

  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世界歷史的全球性時刻已經到來,國際社會日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的命運共同體,沒有哪個國家能夠退回到自我封閉的孤島。新冠肺炎疫情是人類的災難,也為世界各國反思全球化、優化全球化、推進全球化提供了契機。消解經濟全球化負面效應,引導新一輪全球化走向,需要我們在增強戰略定力的基礎上積極進取、主動作為。

  我國參與和融入全球化對我國和世界都是一個機遇。近代以來,我國與世界的關系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一是強行納入階段。鴉片戰爭之前,清朝隔絕于世界工業文明之外,在列強入侵中屢戰屢敗,因而被強行納入到世界體系之中。二是封閉半封閉階段。新中國成立后,由于帝國主義的封鎖,我們只好選擇向蘇聯和社會主義陣營“一邊倒”的政策,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中艱辛探索社會主義建設之路,直到后來中美建交,國門逐步打開。三是主動融入階段。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加快學習西方、融入世界,實現了我國與世界關系的歷史性變革。歷史證明,我國從一窮二白的國家轉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從封閉狀態轉變為世界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從農業大國發展成為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這些成就的取得與融入經濟全球化直接相關。同時,開放的中國為世界經濟繁榮穩定作出了重大貢獻。我國一直以低成本的要素為世界生產各類商品,物美價廉的“中國制造”提高了許多國家人民的生活質量;我國已經成為世界商品消費第二大國、外資流入第二大國,日益擴大和升級的國內消費是拉動世界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穩定器和動力源,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年均超過30%,尤其在幾次國際金融危機中對于穩定世界經濟發揮了重要作用。

  進入新時代,我國對外開放格局呈現出一系列新的特征。比如,從引進外資為主,轉變為引進外資和對外投資并重;從擴大出口為主,轉變為鼓勵出口和增加進口并重;從沿海地區開放為主,轉變為沿海沿邊內陸協同開放、整體開放;從關貿總協定和WTO框架下的貨物貿易為主,轉變為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共同發展,等等。這些新特征要求當今中國必須從融入和適應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為主,轉變為積極參與甚至引領國際投資和貿易規則的制定修訂。與此同時,當今世界經濟發展不平衡問題日益突出,南北差距擴大和貧富分化懸殊嚴重,由此衍生出來的饑餓、疾病、難民、社會沖突等問題困擾著世界各國,而西方國家推行的霸權主義、強權政治正是導致這些全球化負面效應的根源所在。面對世界經濟問題,以鄰為壑搞脫鉤、推卸責任拼命甩鍋、搞單邊主義和逆全球化等逆歷史潮流而動的做法注定不會成功,改寫全球發展理念、優化全球經濟治理的需求就顯得更為迫切。

  疫情全球蔓延破壞了各國間的人流和物流,打亂了世界經濟運行的整體節奏,甚至導致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嚴重斷裂,但是阻擋不了經濟全球化前進的步伐。經濟全球化促成了世界貿易大繁榮、投資大便利、人員大流動、技術大發展,仍然是歷史發展的大趨勢。實踐證明,發展壯大必須順應世界發展潮流,繼續發展壯大必須主動引領世界發展潮流。當前,在世界經濟低迷、全球市場萎縮、保護主義上升的外部環境下,必然要求我們堅持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充分發揮國內超大規模市場優勢,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大力推進科技創新及其他各方面創新,形成更多新的增長點、增長極。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絕不是關起門來封閉運行,而是要通過發揮內需潛力,培育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的新優勢,使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好聯通。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需要堅持創新驅動,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長模式;堅持協同聯動,打造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堅持公平包容,打造平衡普惠的發展模式,維護多邊貿易體制,推進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經濟全球化,實現更加強勁可持續的發展,讓發展成果惠及世界各國,讓人人享有富足安康。

  [參考文獻]

  [1]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2]習近平.論堅持和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

  [3]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一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

  [4]曾培炎.中美應反對脫鉤,加強合作,共同推進經貿磋商[J].全球化,2019,(12).

  [5]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三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

 ?。ㄗ髡吆喗椋豪钪拒?,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政治理論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國防大學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李琦,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碩士研究生)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旭
金牛棋牌炸金花 (^ω^)MG正中红心登陆 重庆时时彩稳定版下载 (*^▽^*)MG大逃杀_电子游艺 vr竞速彩票平台1.5 (^ω^)MG湛蓝深海怎么玩容易爆分 湖北30选5开奖号码查询 (★^O^★)MG财富之轮试玩网站 (*^▽^*)MG水晶裂谷登陆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今晚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六肖中特免费 (★^O^★)MG玉皇大帝爆分技巧 (-^O^-)MG失落的国度游戏 黑龙江p62开奖公告l (★^O^★)MG运财酷儿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