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變元古堆

來源:《求是》2020/11 作者:秦 嶺 2020-06-01 09:00:00

  “定西苦甲天下?!崩显捔?。

  但是,同樣的老話“元古堆苦甲定西”,也許只有定西人才知道。村窮與民苦,是元古堆窮根上結出的兩個苦瓜。

  “一元復始,千古一變”。元古堆神奇的蝶變始于2013年臘月二十三,也就是中國傳統節日:農歷小年。那天,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來到了高高的元古堆。在元古堆,心系著貧困群眾的習近平總書記,訪貧問苦,殷殷囑咐干部群眾:“咱們一塊兒努力,把日子越過越紅火?!?/p>

  元古堆的脫貧攻堅由此全面提速。元,有了肇始之意;古,有了曠遠之釋;堆,有了夯筑之勢。

  “南有十八洞,北有元古堆?!睅啄觊g,蝶變的元古堆像一曲韻味濃郁的“甘肅花兒”,唱響了大江南北。

從“苦甲定西”到枯木逢春

  元古堆這個名字,乍一聽,疑似古風浩蕩,遺韻盎然,其實它早先叫圓咕堆。

  “咱不是窮幽默,只因咱村50歲以上的文盲、半文盲太多了。元字比圓字少了些沒用的皮子瓤子,古字比咕字還少了一張吃飯的嘴哩?!币晃焕先藢ξ艺f完,隨口唱起了“甘肅花兒”中的《窮人歌》:“穿了個爛皮襖呀,虱子比蟣子多。搭到那墻頭上呀,麻雀兒壘了窩。世上的窮人多,哪一個就像我……”

  有元古堆“小百科”之稱的村主任郭連兵對我講:“過去,中國最窮數甘肅,甘肅最窮數定西,定西最窮數渭源,渭源最窮數田家河鄉,田家河鄉最窮數……唉!”郭連兵的羅列和對比,像極了一位飽經風霜的歷史老人守著古老的石磨篩玉米粉,篩完頭遍篩二遍,篩完二遍篩三遍,篩完三遍篩……

  剩下的最后一撮秕糠,成了“元古堆苦甲定西”的注解。

  而農業專家是這樣對我講的:“只有元古堆脫貧了,定西才算真脫貧;只有定西脫貧了,甘肅才算真脫貧;只有甘肅脫貧了,中國大概就真正脫貧了?!?/p>

  元古堆—定西—甘肅—中國,這幾個關鍵詞構成了共和國脫貧攻堅歷史上一個綿長而特殊的鏈條。

  作為行政村,元古堆由元一社、元二社、窎地社等13個自然村組成,總共447戶1917人?!叭锊煌臁?,所有的自然村被黃土丘壑阻隔、切割得支離破碎,孤零零地掖在漫長歲月的深處。

  元古堆位于甘肅省定西市渭源縣田家河鄉,地處海拔2400米的山區,總面積12.4平方公里。這里高寒陰濕,溝壑縱橫,是著名的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后,元古堆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榮列甘肅省十大美麗鄉村。上圖為今日的元古堆。下圖為元古堆舊貌。 元古堆村委會供圖

  2012年底,元古堆有低保戶151戶491人,五保戶8戶9人,扶貧對象221戶1098人,貧困面達57.3%。人均從農業產業中獲得的收入僅為660元,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僅為1465.8元。

  “有女不嫁元古堆”。當年,元古堆的光棍就有40多個。

  大年小年都是年,但所有的元古堆人都記住了2013年的農歷小年。瑞雪過后的上午,村口來了一撥輕車簡從的人。村民們一眼就認出來了,走在前面的就是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習總書記看望了80歲高齡的老黨員、貧困戶馬崗和群眾,還囑咐大家共同努力,擺脫貧困,爭取早日過上好日子。

  從此,13個自然村,變成了脫貧攻堅的13個主戰場?!氨娙耸安窕鹧娓摺?,國務院扶貧辦將渭源縣確定為直接聯系縣,為元古堆下派駐村幫扶工作隊隊長并擔任村黨支部第一書記。省、市、縣、鄉共同發力,組建了駐村幫扶工作隊。田家河鄉先后選派4名副科級干部、副科級后備干部擔任村黨總支書記,形成了領導帶頭、單位牽手、干群聯合、社會助力的扶貧開發新格局。

  “扶貧工作務實、脫貧過程扎實、脫貧結果真實?!卑凑樟暯娇倳洿_?!叭齻€實”的要求,脫貧攻堅如火如荼展開:工程,項目,產業,美化……小陣地,大陣地,大會戰,小會戰。

  “梧桐引得鳳凰來”。元古堆的小伙子終于不用當光棍了。

  青年農民陳廣明的媳婦杜文文就來自被譽為“隴上江南”的天水。聽說我也是天水籍,杜文文說:“當初我要嫁到元古堆,把咱天水的親友嚇壞了。他們來元古堆看過后,才曉得嫁對了?!?/p>

  2016年,在第二屆“絢麗甘肅·美麗鄉村”評選活動中,元古堆榮獲甘肅“十大美麗鄉村”稱號。

  “咱元古堆枯木逢春!這是借了脫貧攻堅的東風?!贝迕駰顦洳耪f。

  六年多來,元古堆跨過了脫貧攻堅的“硬杠杠”:“兩不愁三保障”。整體搬遷后的元古堆小學不光新增了幼兒園,教學及辦公用房增加到了1210平方米,建檔立卡在校學生111人,入學率達100%;新建醫療衛生室占地60平方米,貧困人口家庭“一人一策”簽約率達100%;脫貧戶年人均純收入達到3500元,建檔立卡貧困戶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6970元,全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0085元,6年增加近6倍。

  也就是說,元古堆整村脫貧提前2年實現。

  高高的元古堆,一躍成為全國脫貧攻堅示范村之一。

  “您知道‘北元南十’嗎?”有村民故意考我。

  我馬上反應過來,元,指元古堆;十,指十八洞。十八洞村位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花垣縣。2013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洞村考察調研時,首次提出了“精準扶貧”。在精準扶貧的步履和成效上,元古堆和十八洞既有神奇的相似性,又各有千秋。

  2019年3月7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全國人大甘肅代表團參加審議,當天第一個發言的就是定西市委書記唐曉明。他向總書記報告,元古堆村去年已經整體脫貧,引洮二期工程正在加快建設。

  元古堆,這是總書記十分牽掛的地方。

  共和國大地上的兩個村莊,一個在隴中,一個在湘西,一北一南,猶如一曲跨越萬水千山、遙相呼應的合唱。

踏平坎坷成大道

  路,是要用腳走的;腳,是要穿鞋的。

  沒錯!提起元古堆早先的道路,元古堆人首先想到的是歲月深處的一種鞋——牛皮窩子。

  一尺半見方的一張牛皮,用溫水泡軟后,沿邊打好孔,先把腳踩上去,再四角對折至腳踝,于是牛皮形成一個“窩子”。下一步,細麻繩穿孔而過,輕輕籠住四角,然后往“窩子”里塞燕麥草,直到燕麥草填實了牛皮與腳之間的所有空間,再一點點抽緊麻繩,最后在腳踝處束一個活口結……至此,人腳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牛蹄子”。

  因為窮,也因為元古堆的“晴天揚塵路,雨天爛泥路,冬天溜冰路”。

  某自然村一戶村民的小娃兒得了急性腦膜炎,心急如焚的家人和鄰居送娃兒去會川鎮搶救,架子車卻深深陷入爛泥里。娃兒最終失去了最佳的搶救時限,落下了終身殘疾。

  天氣稍一變臉,元古堆的當歸、黨參、黃芪等中藥材就運不出去,外地的客商也進不來。

  在老支書劉海東家,我見到了他當年陪同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元古堆時的照片。他說:“習總書記離開元古堆不久,咱村的修路戰役就打響了?!?/p>

  84歲高齡的朱桂英老人對我說:“修路時,征用了我家的一些耕地,我就給后人娃娃們說了,咱一分錢的補償都不要,就要一條好路?!?/p>

  “打仗親兄弟,上陣父子兵”。但當年的村黨總支書記、包村干部吳海娟卻給我介紹了一對“父女兵”:梁上社社長白海紅和女兒白月娥。

  56歲的白海紅是元古堆的老黨員、老社長。修建梁上社主干道時,白海紅因勞累過度,再加上肺炎復發,先后4次在會川鎮醫院接受手術治療。他聽說工程因征用部分村民的耕地和補償問題而受阻,出院第二天就在女兒白月娥的攙扶下,拄著拐棍進東家門、出西家院做動員。白海紅說話吃力,白月娥就在一旁幫腔。

  “脫貧攻堅越到緊要關頭,越要堅定必勝的信心,越要有一鼓作氣的決心,盡銳出戰、迎難而上?!绷暯娇倳浀脑捳Z振奮人心。

  “踏平坎坷成大道”。不到3年,元古堆完成通村道路油化13.5公里,硬化社內巷道16.99公里,實現道路硬化全覆蓋。

  修長、筆直的行道樹分立道路兩旁,清風徐來,樹葉婆娑,如吟如歌。一個個司機紫銅色的臉上洋溢著自豪的表情,一看,就是元古堆人。如今全村擁有各類小轎車90輛,客貨兩用小車43輛。路的前頭,是夢一樣的遠方。

  村頭,一座漂亮的客運站,平地而起。

  “咱村,有一站哩?!痹谠哦讶搜劾?,這是尊嚴的回歸。

在水一方

  水,生命之源。

  元古堆在渭源——渭河的源頭,卻偏偏與渭河“擦肩而過”,不光被崇山峻嶺遠遠“甩”到了洮河流域,而且位居洮河流域的偏遠地帶。毗鄰的索爺林山、包家屲坡盡管富含水源,卻因礦物質復雜,不能完全成為生活用水。

  村醫張桂峰說:“早先元古堆人的飲用水問題比較多,全村患有‘大脖子病’、‘大骨節病’、克山病等地方病的村民比比皆是,30多年前普查獲知的50多名地方病患者,如今還有10人?!?/p>

  有一年,某自然村一家農戶辦婚宴,幾位遠道而來的親戚主動承擔了擔水的活兒。其中一位親戚正在挑擔爬坡,正好迎面下來一只毛驢。驢剛剛和他“擦肩而過”,突然后蹄子凌空一蹬,當場把親戚踹了個人仰馬翻,連人帶木桶直滾到坡底。人,頓時頭破血流;桶,當場四分五裂。

  “幸虧搶救過來了,差點‘紅事情’就變成‘白事情’了?!贝迕窳钠疬@件事,至今心有余悸。

  一盆水,往往“一水四用”:第一遍,洗菜,然后沉淀;第二遍,用沉淀后的水洗碗,然后再沉淀;第三遍,用沉淀后的水洗臉,然后再沉淀;第四遍,用沉淀后的水飲驢,然后……水就沒了。

  缺水是貧困之源,治貧就要引水。

  在蒼茫的三千里隴原,誰不知道引洮工程?

  1958年,引洮工程開工建設。限于技術水平和經濟條件,1961年,工程被迫停建。

  2006年11月,引洮工程再次啟動。

  2013年,在考察定西市渭源縣引洮工程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民生為上,治水為要,要尊重科學、審慎決策、精心施工,把這項惠及甘肅幾百萬人民群眾的圓夢工程、民生工程切實搞好,讓老百姓早日喝上干凈甘甜的洮河水?!?/p>

  2014年引洮工程全線正式通水時,元古堆人已經提前飲用了整一年。

  自來水進村了,入戶了,用元古堆人的話說,就是“感覺身上的氣血兩旺了”。

  “一水興六畜”。分散在元古堆農戶家的500多頭大家畜——犏牛、騾子、毛驢……從此擺脫了飲用不潔水的歷史。

  南山上,綠意盎然,云嵐飛掛。3.8萬只放養蟲草雞吃完蟲子,品完青草,該喝水了。老遠望去,漫山遍野的雞向水槽聚攏過來,像條條長龍上波光粼粼的片甲。

  “一水興百業”。元古堆以百合農民專業合作社、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興元苗木繁育專業合作社等5個合作社為平臺,大力發展第一、第二產業,這些產業,因水而生,因水而興,因水而旺。

  那天午后,我在一家農戶飲過一次酒,品牌曰:元古堆。

  “這酒咋樣?”村民問我。

  “好酒?!?/p>

  “水好了,酒就好?!?/p>

  酒,以水為媒;水,以酒為榮。喝元古堆酒,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安得廣廈千萬間

  “舅舅看媽喊妹哩,媽在山后裝蒜哩?!毖笏庋b是裝,裝不住的卻是眼淚。茅草屋檐下,土坯破炕上,根本容不下一個娃他舅。

  2013年以前,元古堆有C級危房115戶,D級危房223戶,危房戶數占全村農戶數的69.1%。如此規模的危房數量,在當時的渭源縣已經罕見。

  “共圓安居夢”。2013年,元古堆的危房改造戰役全面打響。

  “這項工程,是精準扶貧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我們面向2020年‘迎大考’?!碑斈甑脑哦汛妩h總支書記、田家河鄉政府干部黃滿強說。

  元古堆在加快3個集中安置點建設的同時,協調甘肅酒泉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投資145萬元對集中安置點進行了坡屋頂改造,修建了130套安置房,并為每戶配套建設52平方米養殖圈舍,配套建設62個養殖暖棚,扶持農民發展養羊業。

  元古堆人習慣把那130套漂亮的安置房,叫“新農村”。

  在脫貧攻堅的“硝煙”中,共建設、改造危舊房屋338戶,“五保老人”集中供養8戶。

  當年的村黨總支書記、田家河鄉政府干部賈元平告訴我:“為了做通下灘下社某一家農戶的思想工作,駐村工作隊登門拜訪不下五六十次?!彼f,“阻力不止這些,不過,辦法總比阻力多?!?/p>

  元古堆的村史館里,分欄目陳列著幾個大板塊,展示著元古堆危房改造前后的變化。兩相對比,分明兩重天。

  2017年6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山西太原主持召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定西市委書記唐曉明是11位發言代表之一,他說,總書記問得很細,十分牽掛。

  那次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是這場硬仗中的硬仗。我們務必深刻認識深度貧困地區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的艱巨性、重要性、緊迫性,采取更加集中的支持、更加有效的舉措、更加有力的工作,扎實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

  “會當凌絕頂”。高高的元古堆東側山梁上,有一個精致的觀景臺。

  觀景臺距離新建的300千瓦光伏電站不遠,飛檐展翼,四角翹翅,如天地之間的一處瓊臺玉閣,朝迎日出,暮送晚霞。每次登上觀景臺,我都要放眼遠眺元古堆。

  視野里,最醒目的是山下的元古堆村貌:那溫婉的一抹抹的白,是墻面;那熱烈的一片片的紅,是屋頂。新培植的景觀樹和花草,把紅白相間的新居烘托出百花盛開的模樣……

  2016年6月,投資達240萬元的300千瓦村級光伏電站在元古堆落成。電站采取“光伏+農戶+公益性崗位+集體經濟”的發展模式,村委會占股67%,成為助推元古堆脫貧攻堅的主動力之一,被元古堆人稱作“大日頭”。 元古堆村委會供圖

  走進村民王煥平家的院子,首先撲入眼簾的,竟然是一棵又高又大的百年白牡丹,這樣的“艷遇”讓我始料未及。

  王煥平的母親說:“其實,早先還有一棵黑牡丹哩。姊妹牡丹開花的時候,半個村子香哩?!?/p>

  我暗吃一驚,問:“那……黑牡丹呢?”

  王煥平的母親表情黯淡下來,說:“都挖掉二十多年了,原地苫了兩間土坯房。早知如今有好院子好房子,說啥也得讓那棵黑牡丹留下來?!?/p>

  當初挖掉黑牡丹,是因為房子;如今保護白牡丹,也是因為房子。

“咱都是股東”

  “你們當中,有在企業里當股東的嗎?”

  那天和元古堆的部分村民圍爐夜話時,我隨口問了一句。

  “咱都是股東?!被貞獛缀醍惪谕?。

  后來我看到一段錄像,錄像反映的是元古堆2018年度產業帶動暨企業入股分紅大會的盛況。一些村民在文化廣場排成了長隊,有的在等待分紅,有的在確認合同,有的在領取現金。廣場中央的桌子上,100元、50元、10元的鈔票碼得整整齊齊,像一溜兒長長的“長城”微縮景觀。

  股東是誰?元古堆的村民。那次分紅大會,共有7家企業、合作社為444家農戶分紅,分紅總額達到51.7萬元。

  2013年是元古堆人身份大轉換的“元年”。有人戲言:“那一年,咱元古堆差點叫成了元股東?!?/p>

  提起剛剛入股的情景,下灘上社的建檔立卡戶郭春輝至今記憶猶新。當時,張婉婷、張軍平、黃滿強等駐村、包村干部和劉海東等人挨家挨戶講政策,動員村民自主選擇村里的企業入股,可他就是聽不進去?!拔耶敃r忽視了一點,那就是脫貧攻堅的大背景和扶貧助困的政策?!?/p>

  郭春輝共拿出3000元的存款,他擔心“在一根繩上吊死”,分別在磚廠入股500元,在砂場入股500元,在圣源公司入股2000元。

  “現在看來,我當時購買的股份太少了。人沒有前后眼,如果有,我會多買幾股?!惫狠x對我說。

  下灘下社的黃郁春拿出了2000元,入股砂場、磚廠;

  土城門社的王喜俊拿出了2000元,入股砂場、磚廠、礦泉水廠;

  元五社的張云財拿出了700元,入股礦泉水廠、農光互補羊肚菌種植標準化產業基地;

  窎地社的……

  元古堆人把這種入股方式,叫“公司+農戶+現金入股”模式。也就是說,由公司建成經濟實體,吸納群眾資金融資發展優勢產業。

  村民閆霞亮入股入的不是資金,而是家里的羊。入股協議上,白紙黑字:每只羊年分紅160元,每年按股份的20%分紅。

  2020年1月20日,在元古堆村2019年度企業帶動入股分紅大會上,村民在等待分紅。 新華社發 馬希平/攝

  這種以羊入股的模式,元古堆人謂之“公司+農戶+羊只入股”模式。這一模式已帶動全村172戶投入472只羊,企業每年為群眾發放入股分紅8.35萬元。這其中有40戶貧困戶,每戶年分紅1000元。

  村民把這種增收方式,叫“‘羊’關大道”。

  民宅也能入股。馬琴芳投資40多萬元創辦“農家樂”時,就是看準了3家農戶住宅周邊的環境優勢,在她的動員下,3位戶主慨然同意?!稗r家樂”開張之后,馬琴芳每年給3位股東分紅5000元。

  圈舍——元古堆人口中的羊圈,也能入股。

  率先以羊圈入股的,是村支部副書記董建新。在他的帶動下,62戶農戶的閑置圈舍作為資產全部入股元古堆良種羊繁育合作社,由合作社集中使用并帶動分紅?!叭ι崛牍伞泵磕晗蜣r戶分紅3.72萬元,農戶戶均年分紅600元。

  一個個圈舍,終于全部盤活。最終盤活的,是“圈舍入股”模式。

  而土地入股,農民由此變成了另一種股東,這種模式叫“公司投資+農戶土地入股”。截止到2018年底,元古堆整合閑置、荒蕪土地300畝,先后有128戶農戶的土地入股到甘肅田地農業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入股,就是當土地的主人哩?!币晃淮迕裾f。

改廁“短平快”

  2017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就“廁所革命”作出批示:堅持不懈推進“廁所革命”,努力補齊這塊影響群眾生活品質的短板。

  元古堆的“改廁”可謂“短平快”,只用了5個月的時間,就宣告凱旋。

  早先在元古堆,“出恭”之處謂之“三茅”:茅子、茅坑、茅房。

  無論有坑無坑、有房無房,都可以統稱為茅子。有坑無房,就不能叫茅房,有房無坑,就不能叫茅坑。無坑無房,就只能叫茅子。

  很多農戶家的豬圈就在茅房內。人和豬面對面,眼對眼。

  “白天蹲茅坑,夜晚蹴尿盆?!币晃葑拥某?。

  茅坑變廁所,談何容易!

  “廁所革命”之初,很多元古堆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城里人的那種廁所?”

  也有堅決反對的。

  “風水先生說了,動茅坑要看黃道吉日哩?!?/p>

  “茅坑變廁所,我惜疼那一坑好糞,我要靠糞務莊稼哩?!?/p>

  實際上,脫貧摘帽之后的元古堆,早已成立了5家農民專業合作社,其中養殖業2家,種植業3家,特別是通過大力發展以中藥材當歸、黨參、黃芪為主的種植業,多數農戶家的土地得到合理流轉。另外,“改廁”不僅不是“一刀切”,而且也照顧到了部分農戶的積肥需求,更何況“改廁”成本有財政補貼資金,可一些人就是走不出傳統思維和生活慣性。

  不少農戶終于在等待觀望中轉過彎來,工程隊趁熱打鐵,及時跟進?!案膸泵砍晒σ惶?,就像“樣板間”一樣向全體村民進行展示。

  我曾走進二十幾戶家庭,家家都有了新式廁所。

大石頭河畔

  流經元古堆的大石頭河, 如今成了元古堆的又一張名片。

  董建新說:“習近平總書記說過‘我們既要綠水青山,也要金山銀山’。我們堅持山水田林路草綜合治理,投資132萬元實施了元古堆小流域水土保持綜合治理工程,完成生態造林5900畝,營造喬木林750畝,實施退耕還林1194.3畝,建設封禁圍欄10公里,如今山青了,水綠了,在青山綠水中,大石頭河更像一條河了……”

  曾幾何時,大石頭河畔垃圾遍地,各種廢舊塑料袋、地膜在墻頭、樹梢隨風招搖,這一切在《田家河鄉元古堆村美麗鄉村規劃》實施之后,全被送進了歷史的“垃圾箱”。

  一位婦女對我講,有次她領著寵物狗沿大石頭河遛早,發現河灘上有幾只白鷺,長腿,雪白的身子,黃黃的長嘴巴尖尖的。她趕緊停下來,擔心把白鷺驚著了。她萬萬沒有想到,小狗也像通人性似的,乖乖趴了下來,一動也不動。

  2019年7月,大石頭河畔迎來了一場轟動全國的賽事——馬拉松。

  那天,在“西北花兒皇后”——渭源縣峽城鄉門樓寺土牌村民間花兒歌手汪蓮蓮的歌聲里,來自英國、北京、廣東、福建、山東、四川、湖北等地的1000多名長跑健兒云集元古堆。

  從2016年臘月開始,元古堆村以社火為主要載體,每年都要舉辦聲勢浩大的元古堆文化藝術節,每次表演的節目多達50個。元古堆村的文化藝術節,已經成為渭源縣農村文化活動的一張名片。 元古堆村委會供圖

  元古堆既是起點,也是終點。

  每當華燈初上,大石頭河畔變成了“不夜城”,元古堆的舞蹈隊翩翩起舞。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么愛你都不嫌多……”跳起來,舞起來,動起來,唱起來,樂起來,笑起來……

  那靈巧的舞步,因為帶著行走山川大地的篤實而顯得別有韻味;那揮舞的雙手,因為留有當歸、百合和莊稼的余香而顯得分外曼妙;那一張張笑臉,因為經過風吹日曬而顯得更加本真,更加嫵媚,更加燦爛。

  “萬事開頭難”。2016年,安曉東等包村干部決定以元古堆婦聯為依托,組建元古堆表演健身廣場舞隊伍,結果報名者寥寥無幾。村婦聯主席王調香盡管預料到了這一點,但她沒想到連她的閨蜜也堅決不答應。她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卻往往吃了“閉門羹”。媳婦姑娘們給出的理由五花八門:

  “那是城里女人跳的,咱鄉里人跳那干啥?”

  “咱是種地的身子,跳舞難看死了?!?/p>

  ……

  包村干部管嬌嬌、魯文霞、邊亞琴當起了“領頭羊”,率先跳了起來。

  媳婦姑娘們漸漸心熱了,先是好奇、圍觀。終于,下灘下社婦女喬淑琴開始跳了,下灘上社婦女漆雪琴開始跳了……30個、40個……5支舞蹈隊橫空出世,分別是陰屲社、元一社、元二社、元三社、元四社舞蹈隊。

  村“兩委”還重組了3支社火隊,并納入文化扶貧范疇,每年都要舉辦聲勢浩大的元古堆文化藝術節……

  元古堆開辟了歷史的新紀元!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打贏脫貧攻堅戰,中華民族千百年來存在的絕對貧困問題,將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里歷史性地得到解決。這是我們人生之大幸?!薄安猾@全勝、決不收兵!”

  大石頭河濤聲依舊,人們的夢想如彩蝶新飛……

  作者:天津市和平區文聯主席

標簽 -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金牛棋牌炸金花 黑龙江22选五开奖 李逵劈鱼里面的率倍 全民內蒙古麻将 新浪棋牌下载 三分彩预测 香港黄大仙精选资料网站 北京今天的十一选五 心水一点必中特是什么生肖 星悦麻将辅助器 广东麻将规则 老k棋牌app价格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试图 11选5定一胆百分之98准 天津时时彩平台网站 gpk钱龙捕鱼外挂 微乐江西棋牌麻将下载